首页 | 登录 | 会员免费注册 |
产品信息 求购信息 企业名录 行业资讯 展会资讯 电缆书籍
商务通会员
综合要闻 | 企业新闻 | 招标信息 | 铜铝行情 | 电缆原料 | 线缆知识 | 线缆标准 | 技术资讯 | 市场行情 | 认证知识
线缆图库 | 企业视频 | 企业黄页 | 商务通服务 |广告查询 | | 快速发布求购信息
综合要闻 企业新闻 铜铝行情 市场分析 电缆原料 商情互递 企业管理 技术资讯 线缆知识 线缆标准 认证知识
新闻搜索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职场资讯 >> 查看资讯信息

买家收电缆不付款 一张蹊跷“欠条”卖家反被告

发布时间:2017-1-11 11:02:36 信息来源:网络
分享到:

     某电缆公司卖出一批电缆,对方收货拒不付款。电缆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合同,退还货物。而此时,对方出示了一张“欠款证明”,反将电缆公司告上法庭。

  同一件事,衍生出两起案件,原告、被告身份互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莫名其妙的“欠款”

  2015年7月的一天,济南某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路某,意外地收到了法院的一张开庭传票,在这张传票上,他的公司成了被告,案件的原告是贾某。而半个月前路某的电缆公司已经在法院起诉了一起民事案件,在路某起诉的这个案件中路某的电缆公司是原告、贾某是被告。看了起诉状内容,路某知道,是因为同一件事贾某将电缆公司告上了法庭。
  因为是相同的案件事由、双方当事人互为原被告,法庭对两个案件进行了合并审理。究竟是什么事情让电缆公司与贾某对簿公堂呢?
  法庭上,路某说,2015年5月贾某找到电缆公司要求购买一批电缆,于是电缆公司与贾某签订了一份买卖合同(一式两份,加盖了公司印章),合同约定了交货时间、电缆规格、数量等,总计价格642370元;双方还就运货方式、运费承担、违约责任等进行了约定,约定若贾某违约,定金19万元不退,若电缆公司违约,双倍返还定金;贾某当即支付了定金19万元。5月26日,电缆公司将货物送至贾某所在的经营地,贾某验收后在提货单上签字确认。贾某收到电缆后,称电缆有质量问题,要求用手中的欠条抵销货款46.52万元。路某说电缆公司与贾某之间从未有过借款行为,双方也未签订过任何别的合同或者“补充合同”,贾某拖欠的货款不能用所谓的欠条抵销。因双方协商不成,电缆公司诉至法院,认为贾某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构成违约,因电缆公司多交了部分电缆,扣除贾某已支付的定金金额,贾某尚欠46.52万元货款未支付,电缆公司要求解除电缆公司与贾某的签订的合同,贾某退还电缆公司价值65.52万元货物,同时贾某承担诉讼费。电缆公司在向法院起诉时申请对放置于贾某处的部分电缆进行了查封保全。
  电缆公司向法庭提交了双方的买卖合同,该合同证实贾某购买电缆公司的电缆价值644370元;还向法庭提交了一份法院保全及其取回的电缆清单,证明电缆公司从贾某处取回部分电缆,剩余电缆价值为71173元。
  而贾某并不这么说。贾某在以原告身份向法院提起诉讼的另一案件中称,双方2015年5月17日签订了总价为642370元的电缆买卖合同,合同签订后,自己向电缆公司交付了定金19万元;当天双方又签定了一份“补充合同”,约定余款454370元从2014年8月29日电缆公司所欠自己的欠款46万元中扣除,如电缆公司提供的电缆质量不合格,应承担违约责任,赔付贾某19万元作为违约金,该“补充合同上”有路某的签名,签署时间为2015年5月17日,也就是说与正式合同同一天签订的。
  蹊跷的“欠条”
  与此同时,贾某向法庭出示了一份证据,该证据是电缆公司向贾某出具的欠条一份,证明电缆公司欠贾某46万元,双方约定该款从日后货款中扣除;该证明上有路某的签名。
  除此之外,贾某还向法庭各出示了一份签有路某妻子白某的姓名的“欠款证明”和“结账清单”。“欠款证明”上写着“路某承认与贾某签订的所有合同及其签字的所有条据均有效,两小时内必须结清账目,一切按合同办。路某2014年5月27日”。结账清单上表明:“2014年7月16日贾某与路某定买卖合同总值701480元,付定金21万元,收款人:白某。2014年8月29日,定买卖合同总值836100元,付定金25万元,收款人:路某。以上两份合同贾某共付定金46万元,因受市场影响,经双方协商中止供货,收款人转为欠款人,此款在以后的电线买卖中冲抵货款。”但就这两次所谓的买卖合同行为,贾某没有向法庭提交相关的合同。
  路某承认,他只在给贾某的2015年5月17日的收条(收到19万元预付款)上签过自己的姓名并加盖了公司的印章;对于贾某出具的“补充合同”、欠条、欠款证明和结账清单,路某和白某说,签名确实像自己的字迹,电缆公司的印章也像是本公司的,但他们却从未与贾某签定过“补充合同”等这些东西。
  电缆公司认为贾某提供的2015年的合同及其他证据都是崭新的,而唯独结账清单及欠条、欠款证明的纸张很陈旧,而且已经变薄了,结账清单及欠条涉嫌造假;白某还说,她从未给贾某签过字,唯独签过字的就是在一份“××快递”的封皮上签过自己的名字;而这次签字是因为2015年9、10月份收到一个自称“××快递”的人送到的竞标通知,要求路某在签收人处签字,由于当时路不在家,故要求白某签字,当时白某在收件人处签了自己的名字。白某认为贾某提供的两张做旧的结账清单及欠条上“白某”的签字,很可能是贾某派去的快递人员骗取了她的签字后,又用技术手段将“白某”的名字签在了其提供的两份做旧的证据上。
  电缆公司对《补充合同》、《欠条》、《欠款证明》、《结账清单》真实性提出异议,路某向法庭提出对自己和贾某进行测试鉴定,但遭到贾某拒绝。路某怀疑上述文件中可能存在贾某对有关文字进行了“褪字”、“作旧”等方面的技术处理,遂向法庭申请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进行司法鉴定。
  惯犯行骗
  此后,法院委托某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补充合同》(检材1)、《欠条》(检材2)进行技术鉴定。经司法鉴定机关鉴定,后结论为:“文书在保存和利用的过程中,纸张在外观、结构和性质等方面会发生不可逆的老化,表现为变色、强度下降和化学性质变化,当纸张承受如强光、污染、摩擦、溶液浸湿等时,会导致纸张的机械性能、化学性质发生明显变化。依据检验结果,检材1、2存在摩擦、污染、液体浸湿等异常老化现象,其保存状况异常,但未检出可辨识的其它文字和图案残留”。也就是说,《补充合同》和《欠条》经检验后未查明是否“褪字”、“作旧”等方面的处理。
  对于这一结论,路某和白某不能接受,他们认为自己从来没有给贾某写过补充合同和欠条等,怎么就不能证明贾某是提供了虚假证据呢?为了证明贾某所提供的证明是伪造的,路某夫妇决定不惜花数额不菲的鉴定费,再一次进行司法鉴定。这一次鉴定的内容包括:1、《补充合同》和《欠条》中的路某的签名,与路某本人的字迹是否为同一人所写;2、《补充合同》上加盖的“电缆公司合同专用章”和《欠条》上加盖的电缆公司印章是否为均本电缆公司的印章;3、《补充合同》和《欠条》的形成时间;4、《欠款证明》和《结账清单》上的白某名字是否为白某的字迹、这两份文件的形成时间。
  经第二次司法鉴定,《欠款证明》和《结账清单》存在人为老化处理痕迹。鉴于《欠款证明》和《结账清单》均受到严重污染,上面的字迹均无法检验出形成的时间,也无法确定上面的文字是否同一时间书写。
  庭审中,路某还向法庭提供了一份山东省微山县人民法院一份民事判决书打印件一份,用以证明2013年贾某采用虚假手段同某电气有限公司发生买卖合同纠纷,微山县人民法院驳回贾某诉讼请求。
  庭审中,贾某为证明46万元的现金来源,申请两位证人出庭,两位证人证明出借的金额为40万元与贾某主张的金额46万元存在差异。
  法院认为,电缆公司与贾某之间签订的买卖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义务。
  关于贾某是否拖欠货款问题。法院认为贾某在诉讼中向法院提交了补充合同、欠条、欠款证明、结账清单等证据,据此证明涉案剩余款项已被电缆公司拖欠的欠款冲抵,但法院综合证据认为,贾某主张欠款已被冲抵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贾某提供的证据材料真实性高度存疑,经鉴定存在人为处理痕迹,贾某也未能提供其他证据予以佐证证据的真实性,故法院对贾某提供的上述证据的证明效力不予认定,对其抗辩理由亦不予采信。
  关于合同解除问题。因贾某对于货款已由欠款冲抵的抗辩不能成立,贾某应另行支付货款,但贾某未能支付,构成违约,电缆公司有权主张解除合同,故对电缆公司主张解除合同的诉请,法院予以支持。
  最终,法院判决解除原告电缆公司与贾某双方于2015年5月17日签订的买卖合同;同时贾某应在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返还电缆公司提供的电缆,不能返还部分,则按核算价返还相应价款;电缆有限公司应当返还被告贾某货款19万元。案件受理费、保全费、鉴定费等合计28652元,由贾某负担。
  一审法院宣判后,贾某不服,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最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中人物为化名)
  
  法官说法
  采访中,法官说,法院判决贾某败诉,还有以下理由:
  双方均认可的涉案买卖合同中约定,合同签订后,贾某付定金19万元,货到验收无异议后当天结清全部款项。如按贾某所述,电缆公司之前尚欠贾某46万元,那么该46万元可首先充抵定金,贾某没必要再另行支付定金19万元,而实际却是贾某于签订合同当日即向电缆公司支付定金19万元。
  按照上述约定,双方的交易顺序为“付定金→发货→货物验收后支付剩余货款”。如双方确实约定以之前的欠款46万元充抵货款,那么加上合同签订时支付的19万元定金,相当于电缆公司尚未发货时,贾某已支付货款65万元。这与双方约定的先发货后付剩余货款的交易顺序不相符,且不存在货物验收环节。
  贾某主张该46万元系之前两次交易的定金,第一次21万元,第二次25万元,后因市场波动中断供货,定金转为欠款,但贾某均不能提供两次交易的相关书面证据。再退一步说,如确实存在该两次交易,在第二次交易时,因第一次交易未成功,定金未退回,此时可以以第一次交易的定金充抵第二次交易的定金,贾某仅需支付定金差额,而不必支付25万元。
  贾某为证明其主张,一审时提交补充合同、欠条、欠款证明、结账清单等证据予以证实。但上述四份证据经鉴定机构鉴定,均存在异常老化、非正常保存痕迹,各部位老化程度不一致等现象,虽未明确上述材料系人为处理而成,但真实性高度存疑,无法证明贾某的主张。
  综上所述,贾某抗辩称电缆公司此前尚欠贾某46万元,涉案剩余货款已由该欠款相充抵,与合同约定的内容不符,其提交的证据亦存在诸多疑点,无法证明其主张。



免责声明: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期刊杂志或由作者提供,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我们会立即进行改正并删除相关内容。
打印 打印该页
相关资讯 更多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


中国电线电缆网 版权所有 2006-2008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客服电话:0311-68002582